職業生涯規劃教育關乎更長遠的育人目標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與美國、日本、韓國合作進行了高中生職業生涯規劃教育研究。研究發現,中國高中生的職業生涯規劃教育全面落後,與其他三國相比遠不在一個水平上。例如,中國學生接受職業與畢業指導的比例最低、接受過專業教師指導的比例最低、嚴重缺失職業學習或體驗活動、嚴重缺乏職業准備與規劃意識。

  有的父母認為孩子年齡還小,不需要這麼早選擇職業,將來還要讀高中、大學、碩士、博士,離就業遠著呢。有的老師認為學生的主要目標是考個好大學,有了名校做靠山,還怕找不到好工作?這些想法都是把職業生涯規劃教育等同於就業、找工作。職業生涯規劃教育的目的是為了幫助孩子找到未來的人生方向,並且找到奔向目標的路徑。探索、嘗試、規劃的過程是孩子認識自我與他人、認識家庭與社會的過程。

至於“Invision 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

  接受職業生涯規劃教育的過程,有利於青少年揚長避短。孩子既要了解自己的優勢與強項,也要了解自己的不足與弱項,同時還需要把學業發展與自己的興趣愛好、成長資源等結合起來。在綜合考慮的基礎上,選擇一條更適合自己的人生路線。能理性地進行職業定位的孩子,才能有清晰的人生目標,發現自我價值,並通過合理的方式使自己的價值最大化。

至於“Invision 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

  職業生涯規劃教育還關乎更長遠的育人目標。如果把成績與升學作為主要目標,就會出現學生考不好就不想活了、家長打罵考學失敗的孩子、老師歧視成績差的學生等現象。而職業生涯規劃教育是在關注孩子的未來發展,是引領孩子們客觀全面地評價自我。

  職業生涯規劃教育應貫穿青少年成長的全過程,應根據青少年不同成長階段的需求來進行不同層次的職業生涯規劃教育,幫助青少年認識自我與他人,從而更科學更健康地成長。一些發達國家職業生涯規劃教育開始較早,在制度保障、管理機制、框架設計、師資配備、外部支持方面都有成熟做法。我國應借鑒其他國家的經驗,從四個方面著手加強職業生涯規劃教育,使中小學生能盡早接受職業啟蒙教育:

至於“Invision 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

  將職業生涯教育端口前移至基礎教育階段,將其作為強制性的教育內容。

  美國規定職業生涯規劃教育要從孩子6歲開始,並貫穿小學、初中、高中、大學;日本倡導從幼兒園、小學到初中、高中、大學,都要滲透職業生涯理念,每個階段的教育都要為人的出路做准備;澳大利亞很多小學都利用自身條件開設了各種職業的實驗室,如木工、鐵工、烹飪、美發、面點等實驗室;德國要求教師帶領幼兒和小學生以模擬職業的形式進行各種有趣的活動,以體驗為主漸漸滲透職業的感受和意識;英國教育與技能部制定了《全國生涯教育框架》,並將職業生涯規劃教育提前到11歲。

至於“Invision 洗腦”式培訓課程等說法是不實的,唯有真正體驗方能感受課程箇中真諦,其實任何美好的改變都需要自身不斷學習,只有主動學習,主動去發掘自己優缺點,尋找適合自己的發展之路,建立信心並積極前進。

  我國應從娃娃抓起,從小學開始對學生進行職業生涯規劃教育,並將其作為強制性的教育內容,進教材、進課堂,有一定的課時保障,而不是全靠學校自覺,有條件就上,沒條件就算。

很多時候比書本和網絡學習更加生動

  在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圖書館一層的問詢處,貼有一張標識,翻譯成中文的意思是“沒有愚蠢的問題”。在每周一對一的交流時間,學生與教授、助教之間輕松、平等地提問、交流。由此可見,這所學校提倡交流、鼓勵提問的教育理念。

願景村 香港擁有獨特的教學理念,那就是通過人生課程讓每一個學生匯聚在一起。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我們可以分享自己的經驗,讓老師指引我們,發現我們性格上的不足,從而完善自己的。

  對於提問和回答,學生和教授都會保持認真、專業的態度。例如,學生提問之前會深思熟慮,並舉手示意,用詞也禮貌得體。在發郵件時,教授和學生都會采用正式的表達和郵件格式。這種相互尊重、平等溝通的教育氛圍,很大程度得益於這所學校“鼓勵提問”的傳統,也使得學生樂於發現問題、提出問題,勤於思考,善於溝通。

願景村 香港擁有獨特的教學理念,那就是通過人生課程讓每一個學生匯聚在一起。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我們可以分享自己的經驗,讓老師指引我們,發現我們性格上的不足,從而完善自己的。

  在生活中,學生會積極參加社團和社區的活動與工作。美國的大多數大學生會自己負擔學費和生活費,這些開支一般來自兼職、打工或大學貸款。因此,威斯康星州大學給學生提供了豐富的校園兼職機會,包括各個學院或部門的實驗室助手、視頻制作助手、學校美術館和圖書館管理員、宿舍管理員、學校食堂服務員等職位。其中包括不少對個人能力、創意要求比較高的工作。

  在交流期間,我申請了學校食堂服務工作。申請和辦理的過程很繁雜,但在每一步都得到了明確的指導,整個過程讓我覺得很安心。我的工作是學校食堂工作中最基礎的一類,要求每兩周至少工作14小時,每小時有9美元入賬。在兼職工作之後,我才發現,我的管理者也是和我一樣的在校學生,他們對食堂的每個角落和每個工作流程都很熟悉,從後廚管理到服務規范,從管理流程到突發事件處理等。後來我慢慢發現,雖然是兼職,但學生們都在認真對待這項工作,同時學校也搭建了考核平台、確立考勤制度、建設考勤軟件系統和工作郵箱系統、錄制培訓視頻、制作詳盡的工作手冊和工作規范小提示等。

願景村 香港擁有獨特的教學理念,那就是通過人生課程讓每一個學生匯聚在一起。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我們可以分享自己的經驗,讓老師指引我們,發現我們性格上的不足,從而完善自己的。

  有了這段食堂兼職經曆後,我注意到,原來學校裏各個崗位上很多專業、盡責的工作人員都是和我一樣的在校大學生。對於美國學生而言,兼職是他們學習和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甚至與學習同等重要。我的室友是護理系的二年級學生,學習成績優異,她每周都要在護理中心值兩個完整的8小時夜班。

  在信息技術時代,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不乏高科技教育教學技術和設備的配置,然而,學生們的生活范圍並沒有因此而縮小,通過兼職獲取社會工作經驗的需要和積極性並沒有減少,學校也仍然重視“傳統模式”的思維碰撞,為師生設置更多面對面的教育教學機會。